红色兰考网
Red lankao net

《绿风兵韵》 赵山学著

2015-11-12 22:14



                                           出 版 社:中国文联出版社

        

开      本:32开

页      数:336页

定      价:36.00元


                                

      有求书者请与本网编辑联系。

松枝吐翠凝玉韵——序赵山学《绿风兵韵》


和赵山学同志相识,完全在于有相同的爱好。应该说是文友、联友,更是意气相投的挚友,无话不说的诤友。所以当他打电话,告诉我为他的新书《绿风兵韵》写序时,我毫不犹豫地应承了。这不是自负,而是信任。以他的业绩和成就,找一位名人大腕作序,以提高新书规格层次,应该是举手之劳。但是他没有这样做,这正是他人品、文品的可贵之处。当今的文坛,有太多的浮躁之气:拉大旗作虎皮屡见不鲜;人为炒与做秀如日中天;相互吹捧与攻伐连篇累牍……凡此种种,不一而足。难能可贵的是赵山学同志没有被弥漫的浮靡之气侵扰,依然故我地守候文学圣地的一方净土,默默耕耘、播种、收获,而且取得了不菲成就,着实可喜可贺。

文学是人学。文学创作是对生活的审美反映,是审美情感的形象表现。所谓“圣人之情而见于辞”(《易经·系辞下》)。可见文学作品的情感性既是文学的本源,也是文学创作的重要内容。细读赵山学的作品,对我感触最深的也正是这一点。他以厚积薄发的才情,实现人生梦想的激情、充满乐观主义的豪情、对事业工作的无限深情、对文学艺术的无比痴情,情动于中,辞发于外;夙兴夜寐,下笔成文;为我们奉献出了高情远韵、情真意切的精神食粮。应该说以情为文,以情动人,是《绿风兵韵》一书的最大特色。试分而述之:

1、才情

赵山学20世纪70年代出生于七朝古都、菊花之乡——河南开封。故乡的悠久历史和深厚文化积淀,为他提供了丰富知识营养。少年之时,他不失聪颖,悟性极高。中学时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并创办“桐花”文学社,18岁加入中国作协河南分会青年诗歌学会。而后的他却志在边关,1992年携笔登上西去的列车,开启了携笔从戎、写意军旅的漫漫征程。火热的军营生活,激发了他写作的无限热情。“笔走龙蛇二十年,成败得失似云烟”,这是他淡泊宁静胸怀的自然流露;“个头不高才情高,人不风流文风流”,这是身边战友和文友对他的客观评价。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如今的他,已经是发表过1500多篇作品、获奖30余次、入书入典40余本、出版过三本书籍的军旅作家和诗人了。对文学艺术的不懈追求,为他的作家梦添上了升腾的翅膀。《绿风兵韵》每一篇作品,无不倾注着他的心血与汗水,也显现着他出众的才情。

2、激情

富于激情应该是每一位文学艺术家必备的潜质。马克思曾指出:“激情、热情是人强烈追求自己对象的本质力量”。一个人如果缺乏激情,对任何事情都漠然置之,闭目塞听,无动于衷,那么他的人生至少是留有缺憾的,更不要说从事文学艺术创作和业余爱好了。赵山学阳光帅气积极向上,浑身充满着澎湃的激情。如火如荼的军营生活,使他的青春热血奔流不息。他把对党、对祖国、对人民军队的热爱,倾注在自己的笔端,化作一篇篇饱含深情的文字,张扬着军旅世界的真善美。这一点,在第四辑以报告文学、特写、通讯为主的“绿影芳踪”中都得到很好的展现。他热衷于把自己投身到部队训练和生活的点点滴滴之中,总是出现在集训锻炼、抗洪抢险、抗震救灾、工程施工、双拥创建、扶贫帮困、兴学助教等的第一线。用心做人,用心做事;激情饱满,热情似火。感动着自己,也感动着别人。这种激情凝结的大爱,其实就是赵山学爱党忠诚、爱国赤诚、爱民热诚、爱岗笃诚的集中体现,他用激情浇铸出闪光的军旅荣耀。他说:“我是一个行者,永远保持者一名战士的姿态,在征途中,毫不懈怠,奋力迈开向前的脚步。”这正是作为一个战士豪情满怀、激情荡漾的真实写照。

3、豪情

赵山学不仅仅是一位作家、诗人,更重要的是一位豪情满怀的军人。他面对艰难困苦,总是乐观向上,充溢着革命的乐观主义。反映在作品中,就是表达一种积极进取、乐于奉献、团结友善、无愧时代的人生理想和价值取向。这也正是先进军营文化的集中表现。“军营是一片绿色的海,给了我这只秃笔不尽的爱”,我“必须用手中笔,去占领先进文化阵地,引领官兵攻山头,打阻击,夺胜利。”这内心的独白,饱含着一个战士、作家的使命感和责任意识。于是,他振臂高呼:“一腔热血付使命”;他时刻关注“生命的走向”,大声疾呼“革命之气不可丢”;他在“圣地思索”:“当兵没商量”,“不要说自己不行”。读他的这些作品,能强烈感受到那种“壮怀激烈”,那种豪情万丈。取材上的大处着眼,声势上的大气磅礴,艺术上的大方之家,主旨上的大仁大义,面对丑恶现象的大义凛然,以及洞穿时弊、廓清世风的大声疾呼,始终洋溢着时代的主旋律,肩负着一位作家、一位军人的精神担当和社会责任。

4、深情

大爱无私,深情似海。作为战士的赵山学侠骨铮铮,可谓铁血男儿;而作为儿子、丈夫、父亲的他却柔肠寸寸,可谓一往情深。这种深情贯穿在他生活的方方面面,也为他提供了无尽的创作源泉。家乡情、朋友意、战友爱、读书趣、游踪迹、父母恩、民族风、探家乐、景色图等等,无不汇集在他的笔下,形成一篇篇精美散文,向人们诉说着生活的多彩本色和深情厚谊。或许生活本身,就是一篇形散而神不散的精品华章。他向我讲述了这样一件事情:2012年冬,得知70岁的父亲罹患肺癌之时,很少绕膝行孝的他立刻挥去心头的愁云,特地请假半月到医院陪护老人。在为父亲洗脚时,抚摸着皮包骨头的老人,他内心充满了痛苦,但为了减轻父亲的思想压力,增强战胜病魔的信心,他强忍忧伤和泪水,报以微笑和心理安慰。归营后为帮助父亲康复,他还精心帮助父亲制订康复计划,并给父亲手写了一封长达10页的家书,给予精神上的支持,并告诉父亲在陪护的日子里,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人生莫大的幸福!那无限深情和感恩父爱之心,从这件事足以窥见一斑。我意识到,“心海听涛”是一种境界,一种大散文境界。这种境界不事雕琢,平凡朴实,家长里短,娓娓道来,浓郁的生活气息如春风扑面,令人心旷神怡。“我始终坚信,用一颗善良与正义的心写作,是一种美德。”他这么说,也就这么做。言行一致,文如其人。他“与生活握手”,伴“唐古拉风”,“游走天路”;于“夏日午后”,“遥望华山”;“牧马草原”,“聆听大自然”;在“摆脱忧愁”的日子里,塑造着“心灵的天堂”;不断做一个行者,“记住赶路”。这是笔者的无意连缀,却也显示了他散文体裁的广阔、内容的厚重和艺术的份量。

5、痴情

“仰面贪看鸟,回头错应人”(杜甫 《漫成》诗之二)。这是面对所从事的文学艺术事业一种虔诚的态度。赵山学二十年来业余笔耕不辍,在文学艺术的道路上艰难跋涉。彷徨过,失意过,但从未落寞过。他把对文学的虔诚,化作对生命的敬畏,努力着,奋斗着,也前进着。他说:“我坚信,文学,能使生活充满智慧和美丽。所以一直以来,我在宁静与拙朴中,做到紧而不张,急而不躁,累而不烦,苦而不怨,坚守这一心灵阵地,领略文字的慧芬和精神魅力,催生物我两忘的境界”。这种对文学艺术的孜孜追求,首先表现在精神世界的物我两忘、如痴如醉。在不断提升思想高度、阅历的程度和思考力度的同时,挖掘着作品的深度;在塑造作品形象的同时,也净化着自己的心灵世界。这是最为难能可贵的品质。其次是对作品艺术高度的悉心探索,特别是他所钟爱的诗歌创作。“在火热的军营里,孕育了绿色的诗情,他的诗歌彰显出生命的张力。”(北雁《绿风流韵》)正是因为他对缪斯女神的那份痴情从未割舍掉,所以他对生活的无限热爱,对诗歌艺术的追求与向往,也从未停歇过。

纵观赵山学的诗歌创作历程,我们不难发现:“梦里飞花”,情真意切;艺海无涯,追求不息。“和战舰一起吹风/……我迎风弄潮/有个信念/载着我向大洋深处航行”(《和战舰一起吹风》)。作者以战舰、海风、蓝天、汽笛、海潮、大洋为意象,触景生情,情景交融,把“我”和战舰融为一体,营造了一个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恢弘意境,表现出渴望祖国拥有走向深蓝水域强大海军的坚强信念。意境高远,令人鼓舞。再如《绿色告诉我》一诗中,作者把拥有“名车”、“苹果手机”、“金钱和权利”等这样一些人与军人对比之后,慷慨激昂吟咏道:“绿色告诉我/军人自有军人的操行/立定是泰山/运动是疾风/卧倒是长城/向前看是审视灵魂的忠贞/赴汤蹈火则无尚光荣。”这首诗通过对比、排比、比喻等修辞手法,化抽象为形象,把无形变有形,塑造了当代军人面对各种诱惑,目不斜视,忠贞高洁的伟岸形象。“真正的军人,会用绿色品质开拓新的征程。”语言朴实,近乎心灵独白;主旨高洁,彰显了时代军魂;情感沛然,动人心魄。这些军旅诗歌,从生活工作的细微处入手,解读军人,解读战争,解读国防和军队,着实令人耳目一新,也透析出这位军旅诗人灵魂的跃升。

除此而外,第一辑“玉壶冰心”中的小小说,颇值得一读。作者善于撷取军营生活的小浪花,截取部队工作的横断面,画龙点睛,文采飞扬。常常用一个场景、几句对话,展示环境,推进情节,塑造人物。取得了以一当十、事半功倍的艺术效果。读后令人回味,叫人思索。这种浓缩的精华,其实是作者以简驭繁、驾重就轻的艺术素养所在。艺术上的醉心痴迷,不懈追求,成就了赵山学作为一位作家、诗人的梦想。这也是他为文学事业夙兴夜寐、兀兀穷年的真心回报。

记得2010年1月21日我获悉赵山学的诗歌《和战舰一起吹风》获第九届“昆仑文艺奖”后,我欣然命笔,为其草拟一副对联以示祝贺。联文是:“文华军旅,且收取长城望远,昆仑折桂; 笔写春秋,宜珍藏战舰吹风,利箭腾空。”欣喜、祝福、鼓励、期望,溢于言表。

我热切盼望,赵山学同志能把所有的才情、激情、豪情、深情和痴情一如既往保持下去、发展下去。绿风兵韵,热血忠诚;使命召唤,精神支撑。生命之树常青,艺术之境无穷。诚如他自己坦言:“脚下每一个脚印,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是为序。

                                                       吴岱宝

                                     2013年春于古陈仓文野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