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兰考网
Red lankao net

方志敏的爱与憎

2016-08-25 10:16



□ 法制日报记者  郭宏鹏

□ 《法治周末记者》 周孝清

今年8月6日,是方志敏就义81周年纪念日。记者满怀崇敬之心来到江西省南昌市西郊梅岭山麓,瞻仰方志敏烈士陵墓。陵墓背依青山,面向东方,两旁青松翠柏环绕,庄严肃穆。陵墓为汉白玉砌成,大理石墓碑正中镌刻着毛泽东题词“方志敏烈士之墓”。

方志敏,江西弋阳人,中国共产党早期农民运动杰出领袖、土地革命时期闽浙赣革命根据地主要创始人、中国人民解放军36位军事家之一。2009年,方志敏被评选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顾全大局 宁死向前

1934年夏,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利,中央红军决定突围。为了保证主力安全撤离江西,中革军委决定让红七军团进入闽浙赣苏区,与方志敏领导的红10军整编为红十军团,打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旗帜,实际上就是红军长征先遣队,它的使命是粉碎敌人的大举进攻,掩护、策应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

方志敏临危受命,担任红十军团军政委员会主席。面对武器装备精良的20万国民党军队,他率领8000余名红军将士朝着国民党腹心方向浙西、皖南奋勇出击。

1934年12月14日,红十军团在潭家桥伏击战中失败,19师师长寻淮洲牺牲。1935年1月,红十军团向闽浙赣根据地转移,被国民党军约20个团的兵力合围于怀玉山茂林地区,经7昼夜顽强战斗,指战员大部牺牲,方志敏被捕。同年8月6日,方志敏在南昌遇害,时年36岁。

由于方志敏是被秘密杀害的,其忠骨的下落曾一直是个谜。据方志敏爱国事迹陈列馆讲解员李玉介绍,谜底直到1957年春才被揭晓。一个偶然的机会,江西化纤厂在南昌下沙窝破土动工,工人们在挖地基时发现一堆骨骸,其中两根胫骨锁着一副脚镣。

闻听此讯,江西省政府立即向浙江东阳市北麓中学发电报,邀请当年一度担任南昌驻赣“绥靖”公署军法处看守所所长的凌凤梧火速赶往南昌进行辨认,确定正是凌凤梧给方志敏换上的那副脚镣。

江西省方志敏研究会研究员万强告诉记者,当年,凌凤梧被方志敏的浩然正气所折服,他以“便于劝降”的理由,给方志敏解下十几斤重的脚镣,换上一副三斤半重的脚镣。方志敏就义后,狱警从烈士囚室搜出方志敏给“木吾兄(凌凤梧)”的便笺,内容是感谢他的善举。凌凤梧即被国民党以通匪罪拘押,并被勒令退回浙江原籍。

有关部门经过缜密调查和科学鉴定,最终确定九块骨骼为方志敏遗骨,并在风景优美的梅岭山麓建墓安葬。

万强讲述:1935年1月中旬,北上抗日先遣队陷入敌人的重围之中。方志敏率领的800多人冲出了包围圈,到达江西怀玉山地区,如果连夜赶路,当晚就能进入安全的赣东北根据地。而此时,红十军团军团长刘畴西率领的2000多人却没有跟上来。

方志敏虽然认识到敌人正在增兵合围,如果不马上离开这个危险地带,突围的机会就很小了。危难时刻,他命令刘英、粟裕带领先头部队先行进入苏区,决定自己留下来等待、接应大部队。方志敏最终没能突围,被捕罹难。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虽然客观上因敌我力量过于悬殊最终失败了,但它震动了福州、杭州、徽州、芜湖以至南京。”万强说,这对于当时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扩大党和红军的影响以及调动钳制国民党军,减轻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压力,均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忠于信仰 坚贞不屈

1935年1月29日,方志敏在浙赣皖交界处的怀玉山陇首村附近的密林中不幸被捕。蒋介石获悉方志敏被捕,欣喜若狂,密令国民党江西省党部千方百计劝降方志敏。

方志敏和刘畴西、王如痴一起被押至上饶。当天,国民党闽浙皖赣边区警备司令赵观涛和专程从南昌赶来的国民党江西省党部书记俞伯庆等人前来“访谈”。

方志敏神情自若,大义凛然。他坦然地说:“我们军事上是暂时失败,政治上是不会失败的,我们一定会胜利。”交谈10分钟,话不投机,要员们“黯然退出”。

国民党为了劝降方志敏,对他进行各种威逼利诱。一方面在生活上稍加改善,把一日两餐改为三餐,喝水不加限制;另一方面,物色一批国民党军政要员,网罗方志敏几个同乡同学,轮流探望,充当说客。面对生死决择,方志敏坚定回答道:“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

1935年3月到6月下旬短短的4个月时间里,方志敏以病弱之躯(患有严重的肺病和痔疮),饱蘸热血,昼夜伏案,写下了十几万字革命斗争经验教训的总结和充满爱国爱人民情愫的文稿,《清贫》《可爱的中国》《狱中纪实》等名篇,堪称千古绝唱。

方志敏那些荡气回肠的篇章是如何冲出牢狱得以留存下来的呢?经过专家学者的长期努力,文稿“越狱”的真相逐渐被世人熟知。

据江西省委政研室主任沈谦芳介绍,方志敏文稿是分两次从狱中传送出去的。狱卒高家骏本来是负责看守方志敏的,在几个月与方志敏的接触中,为方志敏的人格魅力所折服,愿意冒着危险为方志敏传送文稿。他将女友程全昭从杭州叫到南昌,郑重地把方志敏用米汤密写的给宋庆龄、鲁迅、邹韬奋等人的几封信交到她手里,并附上地址。1935年7月上旬,程全昭到了上海将信件送达。邹韬奋的生活书店立即作出反应,胡子婴女士代替生活书店与程全昭接头取走文稿。这部分文稿后来转至法国巴黎,在吴玉章主办的《救国时报》刊登了“抗日烈士方志敏之遗书”,即《我们临死以前的话》。

另一位狱中文稿的传送人,是方志敏的狱友胡逸民。胡逸民本是国民党高官,因与蒋介石政见不合被投入监狱。等到胡逸民出狱,方志敏已经英勇就义了。胡逸民不负烈士的重托,将《可爱的中国》等文稿送到上海。事有凑巧,这批文稿又是胡子婴接收的。然后就是一个一个的接力传送、保管,胡子婴几天后将文稿转给宋庆龄,宋庆龄交给冯雪峰,冯雪峰看后作了批语交潘汉年,后来冯雪峰又遵照嘱托交给谢旦如保存。谢旦如不仅在战乱中保存了烈士文稿,而且在1939年纪念方志敏烈士就义四周年时,以霞社名义出版了《方志敏自传》,其中收编了《清贫》《可爱的中国》等名篇。

恪守清贫 万古流芳

方志敏在《清贫》一文中,讲述了发生在红军长征途中的一个真实故事:当方志敏被两个国民党士兵发现并知道他的身份后,两个士兵按他们的习惯思维,意识到“要发大财了”。可是,他们搜遍了这位“共产党大官”的全身而毫无所获,结果大失所望。方志敏淡淡地说:“我不比你们国民党当官的,个个都有钱,我今天确实一个铜板也没有,我们革命不是为了发财。”

方志敏写道:“我经手的款项,总数在百万元,但为了革命而筹集的金钱,是一点一滴的用于革命事业。”“我一向是过着朴素的生活,从没有奢侈过。”“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

方志敏的孙子方华清深情地表示,我的爷爷方志敏是既有钱又清贫,他的清贫是将公与私严格地做了区分,公家有钱不代表其个人就富有,他用情节简单的小故事,说明了一个“公私必须分明”和清廉为官的浅显道理。他的高尚情怀和完美人格,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

方志敏牺牲后的1937年1月,延安出版了纪念民族大英雄方志敏的《斗争》专号,方志敏被定为民族英雄。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高度评价方志敏等“以身殉志,不亦伟乎”。1964年11月9日,毛泽东饱含无限深情,挥毫写就“方志敏烈士之墓”七个大字。据了解,毛泽东一生题词无数,但题写墓碑,连方志敏在内只有4位。1965年毛泽东重上井冈山,谈起赣东北革命根据地时,赞扬方志敏是一位“很有理想、很有气魄的革命家”。

2010年10月,习近平在中央党校讲话时特别提到了《清贫》,他说:“我多次读方志敏烈士在狱中写下的《清贫》。那里面表达了老一辈共产党人的爱和憎,回答了什么是真正的穷和富,什么是人生最大的快乐,什么是革命者的伟大信仰,人到底怎样活着才有价值。”

诚哉斯言!方志敏清正廉洁的风范,已成为一面修正我们行为和灵魂的铜镜,并随着岁月的磨擦更现其光亮。

上图为为了纪念方志敏英勇就义70周年和诞辰106周年,江西省玉山县在方志敏烈士蒙难地和《清贫》发生地怀玉山,竖立了清贫碑。艾世民/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