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兰考网
Red lankao net

兰考法院张本巍:为选择负责 努力到无能为力

2017-08-15 15:52来源:人民法院报作者:冀天福 孙岩魁


  他有个习惯,就是将每天早上起床的闹钟设定在5时50分。

  8年多以来,这一直是他新一天开始的时间。

  2017年3月27日早上5时50分。

  闹钟准时响起,他像往常一样起床,可能是因前一天晚上加班睡得晚些,他感觉头晕沉沉的,但他还是坚持去了单位。突然昏迷,他被送进当地医院抢救,后又被送到郑州的医院抢救。

  3月31日11时40分,年轻的他终因抢救无效而溘然长逝,年仅34岁。

  他就是河南省兰考县人民法院研究室原副主任张本巍。

  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熟悉张本巍的人都知道,他总是戴一副眼镜,文质彬彬,谦虚内敛,1米7的个头,看上去很是消瘦,但他耐力很好,还曾是兰考县法院运动会的长跑冠军。

  1983年3月,张本巍出生在兰考县堌阳镇黄口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母都是本本分分的农民。张本巍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也是家中唯一读大学的孩子,承载着父母的希望、家人的重托。

  兰考县是焦裕禄精神的发源地,张本巍是听着焦裕禄的故事长大的。要做焦书记那样为人民服务的人,做一个对家庭、对社会有用的人,这种观念早早就埋在了张本巍的心里。

  2007年张本巍从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法学本科毕业,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成为了一名实习律师。

  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丁,“回家”“担当”是他必须的选择。在郑州打拼了两年,他始终没有忘记初心。

  2009年4月,通过河南省公务员招录考试,张本巍进入兰考县法院工作。

  到兰考县法院工作后,张本巍先是在该院的张君墓人民法庭工作,后调至院机关审判监督庭,再后又到该院的东坝头人民法庭。

  在进入法院的前几年,张本巍在基层法庭工作,下乡送达、调查、勘验,长时间与老百姓打交道,也让出身寒门的他对民众疾苦更加感同身受。

  他常说:“判案件谁都会,可办案要让人民群众满意了才叫水平。”为此,在工作中,凡经他手办理的每起案件,他都能尽职尽责,力求最佳的效果。

  在审理原告胡某与被告贺某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再审案时,通过认真细致地勘验、调查、鉴定后,张本巍发现双方积怨很深,调解难度很大,但他不畏困难,迎难而上,决心只要有一点希望,就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

  张本巍加班加点研究案情,与年长的法官交流想法,一次次去双方当事人的家里,沟通了解双方的症结所在,然后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做双方当事人的思想工作。在他的不懈努力下,该案最终调解结案。

  张本巍说过:“针对不同类型的案件,不能机械执法,要讲究方法,妥善处理,因案施策才行。”

  在办理一起赡养案件时,原、被告来到法庭后,经询问得知,老人赵某一直接济身有残疾的小女儿,由此引起大儿子和二儿子的不满。后来老人患了癌症,花完了所有积蓄,又欠了外债,两个儿子对老人却不管不问。

  张本巍蹙眉听完老人的哭诉,沉思了一会儿,决定采取背靠背工作方法调解此案。

  他对老赵说:“你身患重病,儿子们丢下不管是不对的,但是一年官司十年仇啊,你以后还要靠他们照顾。这样,你先回去请你们家有威信的亲戚,把你现在的情况跟你儿子们摆摆,让儿子们理解你,然后请亲戚出面找老大、老二协商……”老赵听了连连点头。

  接着张本巍又和老赵的大儿子和二儿子见面,老赵的大儿子说:“她(老人的小女儿)就是身体不好,也不能这样偏她,再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现在遇到困难了才想起来让我们管了,这事儿我俩不干。”

  “你们的父亲现在病重,是你们做儿子的尽义务的时候,即使老人做法有些不妥,你们也不能甩手不管,你们这样做法律和道德都不允许。俗话说:树活一张皮,更何况你们两个大男人咧。如果这个事你俩处理不好,到时在你们村开庭,你们脸上挂得住不?左邻右舍不把你俩的脊梁骨给戳断喽。你们俩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吧。”张本巍口气严肃地说。

  两人听后低头不语。送走两人后,张本巍又到村里与村干部、民调小组成员和村中有威望的老人交流和座谈,请求他们帮助做工作。

  几天后,老赵拄着拐杖来到法庭,见到张本巍就兴冲冲地说:“小兄弟,他俩给我看病了,还把外债也都还了。今天我来把案子撤了。”

  张本巍说:“不管咋说,你们父子之间不能有隔阂,家和才能万事兴。”

  张本巍在审判工作之余,不忘充实自己,他于2015年考取了郑州大学法律硕士研究生。扎实的理论功底为他的审判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据统计,张本巍在审判岗位期间,共审结案件323件,其中调解结案107起,撤诉153起,所审结案件无一信访。

  干一行爱一行干好一行

  张本巍走到哪儿,总是带着一个本子,时不时写写画画,眉头时而紧皱时而舒展。坐在电脑前,在键盘的敲打中,一篇篇文章一气呵成。

  2014年11月11日,兰考县法院成立新媒体工作室,张本巍调任办公室任副主任,后又改任研究室副主任,专门负责新媒体工作。

  离开了自己挚爱的审判岗位,张本巍心中满是不舍,但对于组织的安排,他只有两个字:接受。

  而且他的能力也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和发挥。据统计,他在兰考县法院微信平台上撰写及审核的稿件有62篇,创作字数近7万字,总阅读量达13.6万次。其中他创作的《兰考法院,我的院长离任感言,我哭了》阅读量高达1.86万次,引起了社会较大关注。他参与撰写、整理的稿件先后在国家级、省级和市级媒体发表239篇,总字数达13.1万字。

  兰考县法院曾获得“全国法院文化建设示范单位”“全国文明单位”,可谁能知道这些荣誉的上报材料,都是张本巍熬了多少个日夜,一字一字敲打键盘完成的。

  张本巍给人的印象总是说话不多,好像不善言谈,但接触多了你就会发现自己错了,他非常健谈,也非常幽默,只是他说得很少,却做得很多,总是默默无闻,却敢于担当、乐于奉献。

  工作着幸福着乐在其中

  去年,兰考县法院文化建设进行综合提升。张本巍负责院史馆建设,从收集资料、参与策划到施工建设、布置调整,整天忙忙碌碌,东奔西走,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其间,他多次号召老同志捐献与院史有关的衣物、文件、器具等。这是该院文化含量最大、推进难度也是最大的项目,经过他和同事们的艰苦努力,该项工作推进顺利。

  在院史馆即将建成时,张本巍主动找到时任兰考法院院长马中东说:“我想利用收集到的资料,把院史也编写出来。不然,再过几年,老法官将相继离世,很多材料没地方查找,再编写就更难了。”

  机会的确难得,马中东也曾经有过这个想法,只是担心张本巍事情太多忙不过来,才没有安排。张本巍知道后却说,他和老法官毕国强对此早有准备,已经做了一些前期工作,预计很快就能编成。

  于是,仅仅用了两个多月时间,他们就共同编写完成了院史。同事们都说,张本巍是兰考法院文化建设、院史馆建设、规章制度汇编等工作的重要筹备者、参与者、推动者。

  张本巍曾说:“法院的材料必须反复斟酌,才能保证不出半点差错。”“他的工作态度其实很简单,就是高标准完成一个个工作计划、总结、汇报材料,高质量地写出一篇篇内容饱满的调研文章。”马中东说。

  为写好人大工作报告,今年春节假期,张本巍没有正常休息,腊月三十还在加班,直至被妻子强行拉回老家。而他,在老家陪父母吃过团圆饭后就返回县城家中,大年初一又到单位继续加班。

  院领导知道此事后,看着张本巍日渐消瘦,劝他回家好好休息并要求他去检查身体。但张本巍却说自己身体很好,一切正常。只是因为近来胃口不好,老拉肚子,就显得瘦了。

  他就是这样,从不肯给自己放假,而每年两次的研究生面授和考试成了他给自己休假的唯一理由。

  有一次,他加班至深夜,下楼梯时因劳累过度,昏倒在地,脸被磕伤。值班的同事发现后赶紧将其扶起,劝他回家好好休养。

  回到家中,妻子看到他脸上的伤痕,问他怎么回事,他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是自己走路不小心磕着了。次日,他又早早地来到办公室。

  就在张本巍去世前的半个多月,他负责起草兰考县法院在人大会上的工作报告和向与会的人大代表分送《兰考法院共同走过这五年》工作图册等工作。

  有一天,毕国强去接张本巍,上车时,发现他用一只手拖住腿,把腿托到车座上,才能上车。仔细看,他面庞更加消瘦,简直如皮包骨头,脸上没有血色。

  毕国强惊奇地问他怎么瘦成这样,是不是病了?他说,这两天胃口不好,还拉肚子。同事们劝他去医院先看病,再工作。张本巍却笑了笑说,没事,先把活干完再说吧。

  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共同顺利地完成了工作任务。同事们想直接把他送到医院去。他又笑了笑,拒绝了,“回单位,院里还有工作等着呢。”

  留给人们的是怀念

  张本巍对工作似乎有一种偏执的爱,他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中。

  张本巍经常说:“身在兰考法院,全院上下都在拼,我岂能掉队?”对他来说,拼搏,是使命;干好本职工作是本分。

  他“拼命三郞”的工作精神,在兰考县法院是出了名的。但他消瘦的身板最终没有承受住他的辛劳。

  马中东提醒张本巍要注意锻炼,也曾经很严肃地和他说过此事。但张本巍总是笑呵呵地说:“我平时也锻炼,能跑长跑,可就是胖不了。”

  时任兰考县法院副院长的庄著立也多次说:“本巍越来越瘦了,气血不足,精神状态不对头儿,再不注意,恐怕要出问题。”

  3月26日晚,张本巍像往常一样在单位加班至深夜才回到家中。到家后,就走进自己的书房,休息片刻继续整理材料。妻子劝他回卧室,叫他好好休息,他说:“还有些事情必须干完,明天周一,是要上会议审阅的。”那天工作到深夜几点,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记者来到张本巍经常在家里加班的那间书房,房间里的摆设非常简陋,只有一个简易的书柜,一个电脑桌,一张床。在墙边的一个桌子上还放着张本巍加班时,经常加餐吃的方便面。

  记者看到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放着一个小被子。张本巍的妻子陈文君解释说:“因家里不宽裕,这间房子就没安装空调。本巍在冬天的夜里加班时要冷了,就自己围着被子休息一会儿。”

  3月27日早晨,张本巍像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出门上班。就在妻子也准备去上班时,接到张本巍的电话,他说身体不舒服,而且心里特难受。

  妻子让张本巍马上回家休息,张本巍刚走回家中,便倒地昏迷不醒。妻子见状立即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将张本巍送往兰考县人民医院抢救治疗。

  就在这时,人们才发现:身高1米7的张本巍,瘦得仅剩下60多斤。在兰考当地抢救两日后,医生将其转到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但先进的医疗设备也最终没能挽救回张本巍年轻的生命。

  “本巍走得太急,医生说,要确定他的死因,必须解剖尸体,这是我们无法接受的。”张本巍的妻子哭着说,“他从不把单位组织的体检报告往家拿,也不知道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病情。”

  张本巍去世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兰考县法院,惋惜、同情、悲伤的气氛笼罩着大家,压得人透不过气来。他生前的领导、同事、同学、亲友用各种形式表达着对张本巍离开的惋惜与不舍。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