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兰考网
Red lankao net

《铜瓦厢传奇》 毕国强著

2017-11-30 20:37来源:本网作者:毕国强




大河历史节点上的悲壮叙事


——评毕国强历史小说《铜瓦厢传奇》

文/李锟

了解黄河的人,对铜瓦厢这样一个地名,怕是再熟悉不过了。清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在这里改道,大河扭转腰身,完成了最后一个大转弯。现行河道从此定型,再无改变。铜瓦厢,不仅是改变长达700年黄河原有流路的标志性地名,更成为周边民众心中永远的苦难记忆。

清代道光、咸丰年间,黄河河道淤积、河床抬高,悬河形势十分突出。兰阳县铜瓦厢位于黄河由东流改向东南的转折处,是当时的险要堤段之一。每当大汛之时,洪水肆虐,险象环生,常是“下游固守则溃于上,上游固守则溃于下”。1855年7月初,黄河发生大水。4日,北岸兰阳县铜瓦厢以下堤段终于溃决。至6日全河夺溜。铜瓦厢决口之后,主流先向西北又折转东北淹及封丘、祥符、兰阳、仪封、考城、长垣等县,后入山东,淹及曹州、东明等地,在张秋横穿运河,夺大清河河道至利津县注入渤海。铜瓦厢决口不仅毁城邑、坏庐舍,更使泛区之内哀鸿遍地、民不聊生。在朝野内外经历了堵口的分歧争议之后,黄河大改道的格局就此形成。

可以说,铜瓦厢作为黄河流路上具有历史意义的“节点”,是很值得深度挖掘的。开封作家毕国强用两卷本的历史小说《铜瓦厢传奇》(团结出版社2016年版),完成了这一艺术性的创造,构筑了“文学的铜瓦厢”。全书近50万字,章回体。全书从1850年开始写起,至1855年8月黄河决口止,以高、戴、卫、雷等家族的故事为经,以清末兰考地区的历史演进为纬,编织了一幅全景式展现黄河边小镇铜瓦厢历史兴衰的图画。它描写了黄河的野性,深刻展现了人民群众治理黄河的壮举,并以太平天国和捻军起义为衬托,将兰考人尚武的侠义精神贯穿全书。故事情节生动悲壮,跌宕起伏。

评论家谢有顺先生说,小说表达的是生命的哲学,它和现实中的人类,共享同一个生命世界。如何把这个世界里那些精微的感受、变化解析出来,并使之成为壮观的生命景象,是小说的使命。当下,对黄河历史的挖掘,大都以学术性的面孔出现,用小说这种体裁展示的,数量确实不多。在这方面,毕国强做了有益的尝试。深入挖掘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弘扬跨越时空、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是历史小说得以流传久远的圭臬。纵览《铜瓦厢传奇》,我们可以看到,毕国强正是按照这种思路去发现新的历史题材、新的历史人物、新的历史故事,从而使铜瓦厢真正活了起来。

就历史而论,铜瓦厢的根源是久远的。据兰考当地的文史资料记载,秦始皇曾在这里设立一座兵站,叫“铜牙城”。历经风雨,兵站周边逐渐聚集成村落。人们依河而生,村落因河而盛。到了清代,这里逐渐成为豫东一带小有名气的古镇。镇上有渡河码头、河防营、商铺、造船厂、造酒作坊、酒楼,还有铜瓦寺、桃花庵。这些,仅仅是一种由头,古镇的背后有什么?黄河与古镇又有什么联系?古镇因为黄河,发生了哪些啼笑皆非、欢欣痛苦的往事?铜瓦厢改道后,古镇以及古镇人的生活,发生了哪些变化?人物在历史的进程中,又呈现出怎样一种状态?在对历史的发掘过程中,毕国强找到了叙述铜瓦厢的方式,找到了与黄河对话的方式,更找到了大河节点上难以抹去的悲怆。

毕国强是一位法官,本职工作和文学似乎并没有多大联系,源于对创作的热爱,对兰考一草一木的深厚感情,他先后创作出长篇小说《天下无讼》、反腐题材小说《蜡心》、舞台剧《风舞桐花》等一大批反映现实、弘扬正能量的作品,赢得了读者的关注。大凡好的小说,要有合身的材料,要有细节的考据,要有对生活本身的精深研究。小说是关于生活、生命的学问,只不过,这种学问很特殊,它不是讲述知识与物质的学问,而是研究人,研究人的生活世界与生命情状。在创作《铜瓦厢传奇》的过程中,毕国强大量查阅史志文献,多次赴实地考察,碛口古镇、茅津古渡、黄河三角洲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清政府治河情况、清末黄河下游政治经济情况,毕国强信手拈来,研究颇深。这一切,都为他创作《铜瓦厢传奇》打下坚实的基础。

站在另一个视角看毕国强,我们会发现另外一些问题。作为一个有着多年创作经历的作家,在文体特征的呈现上,毕国强的探索似乎显得力度不够。小说创作不仅要会讲故事,而且要寻求故事与文体之间的平衡。因为,文体的变化,是凸显作家写作张力的绝好方式。这就要求作家要为自己设置一个又一个山峰,不断提出新的任务。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在毕国强的小说创作中,作者并没有摆脱自我体验,具体的人和事,使得小说勾连不断。如何摆脱具体的事件和经验,进入更为广阔的世界,创造出意蕴丰厚的小说,是值得探讨的事情。

《铜瓦厢传奇》是关于兰考、关于黄河的精密叙事,也是复杂的记忆;是历史对现实的拯救,也是现实对苦难的体恤。毕国强笔下的小人物,没有高低贵贱、伟大卑微之分,尽管受到很多制约,历经磨难,有随大流的不由自主,但也有自己的长处和优势。毕国强尽量客观描述小人物的弱点,以更多的人文关怀来关注他们的生存和发展,使其获得了尊严,显示了光辉。这样的写作,在我看来,其意义不仅是为一个地方“存史”,更为重要的是,使得铜瓦厢,在更加广阔的空间里,有了特有的温度与深度。